女性生活
专访|范明:情景喜剧需要静下心需要集体智慧
发布日期:2022-06-21 22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范明老师一打开话匣子,热闹有趣。不比别的喜剧演员,台上疯台下板着脸沉默寡言,在他身上,能看到那种对表演充沛用不尽的热情,夸赞自己或鼓励别人时,从不吝啬语言,喜感急迫突然,包袱抖得快,让人毫无防备。

  澎湃新闻记者电话采访他时,聊到嗨处,他的语言节奏会变得飞快,“要是咱们现在视频多好,我就给你演一个!”

  很多老演员都爱惜羽毛,对上竞演综艺有顾虑,范明也不例外,之前有些类似的节目来找,他都婉拒了,因为排练不确定因素太多,若没做好准备就仓促上台,范明觉得自己“不太敢”。

  “要么不做,要么全情投入,这是我对参加各种节目的一种标准。”范明解释说,“综艺录制时间太有限,永远不够用,每个演员档期不一样,大家都忙,特理解,白天等着某某某,最后没办法就连夜排练,然后就上台了!心理上还是不太能接受,因为你要对得起观众,对得起自己对吧?”

  范明出生于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,祖籍山东省临沂市。他用演员的角度解释出生在南北融合处的好处,就是“可塑性强”。

  《武林外传》捧红了剧中的一众演员,范明至今感怀,“那个剧每个人的创作状态都特别好。”

  杨迪还感叹过,说《武林外传》是一个非常寒酸的剧组,八个月的平谷生活,现在很少有这样的创作精神了!

  不过八个月的大锅饭,确实也让演员们有些吃不动了,“只有导演能加一到两个菜,洋葱炒鸡蛋,辣椒炒肉,我印象特别深!尚敬导演特别好,老把我们叫过去,所以尚敬导演一加菜,我们就冲过去,后来他也很聪明,先把菜夹点压到饭里,不然我们一去都抢没了。”

  可能范明最被大家熟知的角色就是邢捕头和老高,但其实范明也在很多热播电视剧中都饰演了黄金配角。

  2005年与康洪雷导演,陈思诚、张译等演员合作拍摄《民工》,范明在剧中的一段哭戏也被群众称为“演技炸裂”。

  不知为何,范明一开口,你也会不经意模仿他的口音说上一句。大概原因就像他自己说的,“我比较接地气。”

  范明:就认真做了一下思考,首先我很感恩情景喜剧,没有《武林外传》就没有我的今天,我是带着感恩的心。东方卫视的确大手笔,想要去孵化情景喜剧,敢于在今天短视频这么热的时候做出这样的节目,我也是很感动;其次我也有一个表达冲动,《开播!情景喜剧》不是那种纯粹延续,它有场景的切割叠加,影视剧舞台的这种结合,有情景喜剧的气质,这点我不谦虚的说,不管最后成不成,我感觉我是不输任何对手。

  范明:杨超越是女团出道,知道她是个很逗的女孩,我其实不会考虑什么这个人有多少粉丝,单纯见面就感觉她灵气十足,觉得没问题,因为你知道么,她很谦虚,不怯场,内心松弛,本身又带有一种喜感,虽然手段和技术是需要打磨,但这孩子真挺可爱,敢说敢做,不虚伪。

  “我们村”的女演员太少了,对吧?好多演员现在的态度我都理解,包括农村来的孩子也都不愿说过去,没毛病。所以像杨超越这种状态挺可贵的,像这种已经出道的孩子有自己有很大的一个粉丝群,他们要考虑各种感受,容不得太大闪失。还有很多人是不敢冒这个风险的,但是她敢来,说明她想做一些改变,做些突破,冲这种精神,我们都有义务来帮她。

  范明:去年我们一起演了主旋律的剧,一见面还是特别亲,这几年我觉得她在影视上很不容易,一步步打磨,成长一点不输任何人,最后演电影,你看《爱情神话》里她演得多好。她真的敢演,因为我怕她正剧演多了,会不会收得比较厉害,但她依然还能找回那种喜剧状态,而且她的语言能够千变万化,还变化出苏北口音,好玩死了!因为说白了还是演喜剧,你首先要破掉美感,也不是不美,喜剧和我们看正剧的审美是不一样的,对吧?张扬地演是需要技术的,内心是要有支撑的,也必须在人物里边演。我觉得这一点她挺像我的,哈哈哈。

  范明:这个剧本不存在量身定制,只是按照一个父亲的定位去写的,但和东方卫视的编导一起碰的时候,也能看出团队做了非常多的功课。起初因为杨超越是发起人,毕竟在这方面她是个新人,所以想要给她配两个有经验的。我们这个戏的总编导是李建宏老师,她是《家有儿女》的总编剧,找我可能是因为他们应该研究过我,了解我后期的表演状态没有落伍,然后我和虹洁做一个合理的搭配,一个演老爸一个演姐姐,也放心。

  还有我特别感谢刘江导演的《咱们结婚吧》,这里我演一个道德洁癖,演完都把我自己看傻了。我的感受是什么?过去我们说演小品把南方男人弄得很夸张,其实不管演南方人还是北方人,要从内心去找他那种语言韵律,依然有抑扬顿挫。我很认真,是对自己有点信心的。我这里也小小剧透一下,其实方明也是从北方过来的,所以我不怕穿帮,口音不标准也不怕,我特别警惕自己,要区别于上海滑稽戏,人家当地特色太有魅力了。

  实际上语言会带动表演,南方人比北方人的节奏要快,这是他的节奏。还有南方男人的勤快感,他们的家庭感更强烈,所以他们喜欢做饭宠老婆,我就从生活习惯来捕捉人物在表演上的特点。南方人是有细节感的。

  澎湃新闻:说到细节,观察团里的邢育森老师觉得这个组表演很好,但是家庭感的细节还是有所欠缺,你怎么看?

  范明:对!就邢老师投的不播,我印象特别深,特别理解,邢老师是怕我们翘尾巴,所以提出了美中不足,但事实上我要强调一下我们的细节感。其实第一集想要把人物关系和人物矛盾都交代清楚,真的太难写了,我们第一集非常成功,比如我拿老伴照片交待我是单身爸爸,还有孩子们的坐姿等等,我觉得第一集能演成这样,我非常自豪,第一集不疲劳,能不知不觉带着观众走,剧场性非常好。

  我们这个节目最好的就是这个名字,“开播!情景喜剧”,它的气质可不能丢了,剧场性一定要有,我相信我们没有咯吱人的东西,我们是在人物实践当中激发出一种喜剧的趣味。所以邢老师的话是个警钟也是份鼓励,非常好。

  范明:坦白说,我们这个节目还是个综艺,我们有怀旧的东西,有向尚敬导演致敬的东西,有很多因素。至于中间祝无双和邢捕头的这段,首先剧情允许,其次我们有心要致敬和感恩《武林外传》带给我们的成长,剧情也允许有荒诞的内容出现。

  还有,我觉得综艺就要有综艺的气质,你看我都站在综艺节目甲方的立场上在考虑问题,对本子的时候就很多现挂,当时都喷了,嘎嘎笑,这样的舞台,专业是什么意思?哥你演得很牛,别人以为其实不重要,自己觉得自己演得牛也一点不重要,最重要观众都笑了,我说白了,我们第一个,我希望我们完胜!那也是我们组导演的心愿,我们必须这么走下去。

  尚敬导演是良师益友,我也是带着期盼的心情看他的作品,但确实现场剧场性有些弱了,李成儒老师后来评价得也很有道理,是有些《武林外传》的那种节奏,你一言我一语,时间太短,又是一个群像,我们过去有,但我们那个人物太鲜明了,演员成熟度也不一样。但我要夸夸我的尚敬导演,他是在做出牺牲的,他要带新人,而且第一集上来就这么多人物,就必然经历这种风险,人物多有先天性的弱点,观众容易不太好带入,其实是很吃亏的,他应该有这个意料的,但他敢于去冒这个险,我很佩服他。

  范明:我对香港演员们印象很深刻,他们很敬业,很珍惜我们的市场。李子雄老师,我真的是看着他的戏长大的。他是六零年的,也是花甲之年了,港风吃亏在普通话太弱了,对他们来讲,确实太难了(以上对话范明都在用港普)。

  他们面临的又是小沈阳那个团队,小沈阳说的没错,首先你得把观众逗笑,所以李雪琴那一组也太吓人了,我看的时候都笑喷了,他们这一组的喜剧智慧很高级,那些即兴的东西真是太好了。

  澎湃新闻:抖包袱抛梗其实还是有套路的,我认为重点还是情景喜剧如何塑造人物质感。

  范明:你说得太对了!其实说到梗还是不一样的,比如开始大家喜欢二人转,现在也疲劳了,麻花那个风格也是把控力很强,他们甚至能够掐表让你笑,太厉害,但是这种也还是会疲劳,因为观众太聪明了,他们看得多了,他们需要新鲜感,所以后面你看出现了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,这个节目颠覆了很多喜剧的套路,给了很多喜剧的新玩儿法,sketch,撒狗血剧,还有漫才,后来我在横店碰到蒋龙,也和他聊过,他就说,“不搞梗了,塑造形象”,你说说他演那个鬼屋(《《最后一课》》)多感人!

  但塑造人物质感这个真的太难了,你看《我爱我家》《武林外传》是成功的,你会发现每个人物的话,就是所谓的包袱和梗,是不可以换另一个人说的,所以质感从哪里来?要先把形象在前,先把人物确立,再走事件和冲突,没有人物的基础下,光靠出乎意料之外,光顾着笑了,可信度呢?没有可信度,也就没有记忆,梗慢慢都会淘汰的,老是追求笑,最后有可能会夸张变滑稽了,所以编剧的力量太重要了,你看我们在《武林外传》是有人物小传的,我们都要去找这个人物性格。

  范明:对。你看我们拍《炊事班的故事》,小毛适合说什么,大周适合说什么,老高又怎么说,都是不可替代的。我觉得还是要静下心,情景喜剧需要集体的智慧。

  澎湃新闻:今天市场喜剧类型非常多样化,所以情景喜剧能再重新杀回来分一块蛋糕吗?你的心态是怎么样的?

  每个行业都会有它的疲劳期,有时候可能我认为是(人们的需求)来回更替的,几十秒的东西来回翻,久而久之人也会疲劳,你相信我,它也一定有个头,这一次的这个节目是个起点,是个带动,我真的希望能有更多作者能够参与进来,观众需要长情的陪伴感,你相信我,会有属于我们的那一块蛋糕的。